高级检索
罗辽复. 回忆陆埮[J]. 物理, 2015, 44(05): 328-333. doi: 10.7693/wl20150507
引用本文: 罗辽复. 回忆陆埮[J]. 物理, 2015, 44(05): 328-333. doi: 10.7693/wl20150507

回忆陆埮

  • 摘要: 1952年我参加全国高校统一招生考试,填报的志愿依次是北京大学(简称北大)物理系,复旦大学物理系,北京大学数学系,复旦大学数学系,南京大学天文系。可能因为成绩较好,被录入北京俄语专修学校二部,预备留苏。10 月初的一天,我只身登上从上海到北京的列车,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地连坐了30多个小时,终于快到北京了。这时,发现座位后的那位青年和我去的是同一个地方,于是我认识了陆埮,我们拿出发榜的《解放日报》相互证实身份,巧的是报考志愿竟然完全相同。翌年我俩都未能出国,由教育部直接按第一志愿送北大物理系学习,开始了我们的物理学“追梦之旅”。20 世纪20 年代科学界流传着一句话:“背着书包到Gottingen 去,因为那里才能学到真正的物理学”;50 年代的中国,对物理学怀着好奇和兴趣的年轻人似乎心里也响着一个声音:“背着书包到北大去”。我们一点也不后悔未能出国,因为留在北大可以学习物理。

     

/

返回文章
返回